新美國傳媒貧困指數: 儘管新科技發展迅速,三藩市人仍經濟受困

新美國傳媒貧困指數: 儘管新科技發展迅速,三藩市人仍經濟受困

Story tools

A A AResize

Print

 
English Version

三藩市--經濟學家說舊金山正醞釀另一個高科技熱潮,協助帶領加州以及全美國的經濟復甦。

但如果你花一些時間在田德隆區(Tenderloin district)的格萊德紀念教堂(Glide Memorial Church),你會看見很多人正排隊領取免費食物。對於許多舊金山居民而言,特別是那些在邊緣生存的人,金融海嘯拖累居民生活的例子比比皆是。

好像Todd Meshekey, 他五個月前跟女友分手後首次成爲無家可歸者。他無法獨力負擔自己的房子,因爲他任職位是密西根州,由Odawa部族經營的賭場,受經濟蕭條拖累而生意大受打擊。

還有只有20多嵗的James Steele,自2008年遭沃爾瑪解雇後,便一直在市政廳附近露宿求存。他說, “有太多的求職信卻沒有足夠的職位, 有些地方甚至不讓我投遞求職信。”

Meshekey和Steele的例子正好反映在一項由新美國傳媒和史丹福大學旗下的貧窮及不公中心 (Stanford Center on Poverty and Inequality)聯合制作, 名為“三藩市貧困指數“調查當中。協助這項調查的斯坦福大學研究員威馬(Christopher Wimer)表示,對許多城市人來說,經濟衰退已經“持續存在”的問題。他說,雖然經濟衰退正式結束超過一年,但9個重要經濟指標顯示,三藩市的情況並無改善。

更嚴重的是,從去年7月至今年2月,透過CALWorks計劃申請無家可歸援助的人大幅增加17%。威馬說,無家可歸者援助指數是造成貧困指數從去年秋天持續不墜的最主要原因。

其他重要指標包括:申請加入健康三藩市計劃和加州福利計劃CALWorks的人數有增無減。該指數還顯示,申請破產和糧食券的人數在經歷數個月持平和下降後再次上升

從樂觀的層面上來說,申請失業金的人數稍微下跌,而申請健康家庭(Healthy Family)廉價保險的人數則沒有進一步惡化。威馬說, 這些看似是好消息的數據其實包含著其他可能性, 例如申請失業金人數下跌,可能是因爲有些人已停止尋找工作,或是已用盡失業金補助期。

威馬說,另一種看法是富人越來越富,但窮人卻什麼也賺不到。位於波多阿圖(Palo Alto)的私人研究機構--加州經濟持續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ntinuing Study of the California Economy (CCSCE)的中心主任賴非(Stephen Levy)同意此說法。

賴菲表示,“說三藩市的經濟停滯不前是不正確的,”隨後列舉了幾個經濟強烈復甦的跡象:失業率下降,加州稅收比預期中好,其中許多稅收來自灣區富豪,及從社群媒體網站 LinkedIn成功獲取公開發行的股票。

事實上,週五傳出更多好消息:加州失業率在四月下降到11.9%,是從2009年8月來錄得最低的數字。但賴菲亦承認三藩市的經濟復甦情況, 一如其他地方一樣,未達到理想。

一個突破性的工具

由三藩市基金會和Wallace Alexander Gerbode基金會聯合資助的“三藩市貧困指數”是美國首個同類型的指標調查。透過集合多個地區和社會服務機構的最新數據,此指標可用來量度某城市内的中產和貧窮階層的經濟狀況。同類型的指標將陸續在加州各城市實行,以便比較經濟衰退和復甦進度。

經濟衰退在數各城市,如士德頓市(Stockton),佛斯盧(Fresno),莫迪斯托市(Modesto), 特別嚴重,失業率高達18%,而法拍屋數目亦同樣高企。

但三藩市貧困指數顯示,三藩市所受到的經濟打擊比想象中嚴重。去年10月,該指數顯示自經濟衰退於2007年12月開始後,三藩市的經濟情況遠比2000年早期的科技泡沫爆破時嚴重。雖然科技行業再度在三藩市蓬勃起來,公司如推特,Zynga和Square相繼進駐本市,但2011年4月錄得的失業率為8.5%, 較2003年7月,科技泡沫高峰期高出很多。

最新的無家可歸者人口普查顯示問題愈見嚴重

此貧困指數同時提供了由三藩市福利局進行的無家可歸者人口統計,發現無家可歸的家庭數目增加了15.7%, 而無家可歸的單身人士則大幅跳升48%. 而灣景區獵人角無家可歸的人口更上升了159%。

三藩市無家可歸者聯盟行政主任Jennifer Friedenbach說, “有些家庭的生活條件相當惡劣,生活在車庫裡,非常擁擠, 更經常搬遷” 。她並指出,無家可歸的長者數目明顯增多, 而等候入住無家可歸者收容所的家庭數目亦增加了三倍。


正在等候領取意大利面和漢堡包的Robert Magiff是一名衣著光鮮,身材高大的非裔男子, 但這已經是他第二次經歷風餐露宿的生活 。首次是在2005年, 但他最終籌得足夠金錢脫離無家可歸者的生活, 並回到三藩市市立大學就讀。可是,經濟衰退再次重重的打擊他,逼使他再次成為無家可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