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灣景區長者反映過去,未來

三藩市灣景區長者反映過去,未來

Story tools

A A AResize

Print

 

(這段新聞由三藩市紀事報 /SFGate.comKTSF26台和新美國傳媒聯合報道。未經許可, 不能隨便翻印或重貼。)

English Version

三藩市── 一個社區, 兩個地方。雖然同樣是服務長者, 但一個地方代表過去, 一個代表將來。 在灣景區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內,以非裔為主的長者愛談該區歷史,說當年位於獵人角的海軍造船廠如何吸引人們移居三藩市,以及他們從美國南部移居這裡的經歷。 該中心於1971年成立, 長期為灣景區的長者提供服務,包括飲食, 醫療服務, 和文娛康樂活動等, 而服務的對象多數是低收入, 甚至是缺乏家人照顧的長者。可是,與加州其他成人中心一樣, 由於經費削減,灣景區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正面臨關閉。原定於7月1日起關閉, 但臨時獲暫緩至9月1日。 據知,有關團體已經入禀法院控告政府,指關閉成人中心有違聯邦殘障保護法。

但距離約一哩路, 位於山腳下的Armstrong長者公寓的面貌卻截然不同,除了擁有嶄新的建設和美景外,公寓內居民半數為非裔,半數為亞裔, 正好反映灣景區的人口變化。 公寓內共有116個單位, 其中21個留給無家可歸長者, 但其輪候名單多達1,500人。雖然言語不通仍是該處居民溝通的一大障礙 , 但受訪者均形容鄰居們很有禮貌,並相處融洽.

受訪的非裔和亞裔長者均沒有對去年發生的連串非裔青年攻擊亞裔長者事件作出很大回應, 雖然其中一宗案導致一名80歲的老翁身亡。他們有的形容族裔關係有改善, 有的認為是個別事件。但是在平靜的表面下仍有暗湧,非裔長者有感灣景區這個三藩市最後一個非裔社區,正逐漸被人擱置遺忘;而亞裔長者則聽說,若更多非裔搬進來,治安可能變差。到底,這個長者公寓會否造就一個融合族裔多元化的新社區, 還是, 繼續讓非裔,亞裔自成一國?

此新聞由三藩市紀事報,KTSF26台和新美國傳媒聯合報道。我們一同訪問了來自灣景區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和Armstrong長者公寓的五位長者,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約 翰 (John Wilcher) ,90歲, 灣景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


約翰出生密西西比州, 曾於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在日本沖繩縣服役。接受訪問時, 約翰笑說: “他們(敵人)看到我來,便投降了”。大戰過後, 約翰來到三藩市海軍造船廠任職園丁。不知不覺,他已經居住在灣景區56年了。 約翰說他曾在造船廠經歷過種族歧視,但其後情況逐漸改善。 “得到馬丁路德金和甘迺迪總統幫助後, 我們終得到尊重。”他譴責區內的暴力事件,認為是毒品和不懂得尊重別人的年輕人所造成。 逢週三和週五, 他都會前往灣景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看朋友聚舊。他說: “週六, 我研讀聖經。 週日, 朋友帶我到教堂。 我通常前往山下的Double Rock浸信會教堂。 ”

陳愛華 (Jacqueline Quach),65歲, Armstrong長者公寓


1983年,陳愛華和丈夫,帶同母親和三個孩子從越南來到美國。 當時,她的朋友和親戚已經紛紛逃離越南。她離開家鄉後也從未回去過。 中法混血兒的陳愛華很有語言天分, 能操越南話, 粵語和英語。來美後, 她曾重回校園當看護助理, 更篤信佛教。 “我信佛, 所有事都有因果。 如果你抱著善心來對人, 人家都會對你一樣。 ”因為陳愛華能說英語和粵語, 她主動提出為不懂英語的長者作簡單翻譯。 為了讓退休生活更加充實和回饋社會, 她非常活躍於義工活動, 現時在安迪奧(Antioch)市內的視力障礙中心和長者中心當義工。陳愛華說:“我最反對歧視。如果你看見一個陌生人, 應微笑和保持態度友善。”

瑪姬 (Maggie Lloyd-Agnew), 68歲, 灣景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


來自路易斯安那州的瑪姬當年因為婚嫁,跟隨丈夫來到三藩市。之後, 她積極投身社區工作,成為一名社區活躍人士, 為年輕人找工作,和為有需要的人爭取長者設施和健康服務。 後年,年紀漸漸大,她因要接受物理治療而來到灣景獵人角成人日間健康中心 。她說,這對長者來說一項非常重要的服務。作為母親, 瑪姬曾痛失了四名兒女, 其中三名更喪命於區內的槍械暴力。 瑪姬渴望減少區內暴力, 因此加入了 Healing Circles Soul Support Group 的工作。 看見區內人口變化,瑪姬說, 她並不反對其他人搬進灣景區, 但不明白為何非裔社區不被保留。她說: “除了我們外,其他國籍的人似乎都擁有自己的社區。 我們聽別人說,這個社區將會被其他人取替。我不希望灣景區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很愛灣景區。”

周鳳偉(Fenghui Zhou),70歲, Armstrong長者公寓

2002年,周鳳偉與妻子從中國江蘇省移民到三藩市。 初來時,他們曾在華埠的散房居住,小小的活動空間,還要和別的租客合用洗手間和廚房, 跟過去在中國的居住環境沒法比。搬遷數個地方後, 他在一次偶然機會下, 看到 Armstrong長者公寓在華文報章上的廣告,他說: “我便立刻跑來這裡拿申請表格”。他形容搬進來後生活很好, 他說:“鄰居看來很友善和有禮貌, 但因為言語不通, 所以很難和非裔和拉丁美裔的鄰居深入交談”。 來美後。 在中國擔任水利工程技術人員的 周氏夫婦曾當清潔工。對此。 他說:“勞動無分貴賤。 我們想來美國看看這裡的生活是怎麼樣的,所以就來闖闖看。” 周鳳偉認為美國對長者的照顧比中國好。他說: “我們已經退休了。我們喜歡散步, 有時我們到金門公園散步。”

文森特(Vincent Barb),69歲, Armstrong長者公寓


搬進 Armstrong長者公寓前,文森特是一名無家可歸者。“能在晚年居住在這樣一個社區,對我來說很有意義。我們可以互相溝通, 並從對方身上學到新事物。” 文森特的人生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先跟喉嚨癌魔搏鬥, 其後又發現自己染上愛滋病。在德州出生的他,自60年代起已經在三藩市灣景區居住。 他記得, 早年該區有很多非裔經營的商店。“其後,其他族裔相繼搬進來, 族裔多元化可能是一件好事, 但也可能太早下定論。”他擔心灣景區最終遭大投資者雄據, 設法趕走非裔。文森特曾是一名歌手,上高中時已經擔任社區樂隊“San Francisco Lyrics”的第二男高音。可惜,後來他跌入犯罪圈,更一度入獄坐牢。 “現在, 我終可以好好享受生活。真希望當年的我好好唸書或加入其他行業, 或許, 現在的我會有更高成就。”

此新聞由三藩市紀事報 /SFGate.com,KTSF26台和新美國傳媒聯合報道。KTSF26台是本地一家以亞洲語言廣播的電視台,新美國傳媒是全美第一及最大的族裔媒體網絡。我們希望透過聯合報道的方式,互相交流,從而鼓勵不同社區的人參與討論共同目標。


KTSF26台將於7月18日至22日(週一至週五)晚上7時粵語新聞及10時國語新聞時段內播出, 並上載到網站。三藩市紀事報將於其7月17日(週日)出版的報章內內刊登並連載到網站.

Brenda Payton是一名灣區記者。蒲韞衡是新美國傳媒的記者。
黃恩光是KTSF26台的採訪主任, Corwin Cooley是KTSF26台的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