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教育改革背後不見了的動力

家長:教育改革背後不見了的動力

Story tools

A A AResize

Print

 
圖解: Modesto E. Abety-Gutierrez為The Children's Trust的主席(配戴麥克風者), 其他討論會的講者包括:(左起)City Year Miami的服務經理Liz Looney,Miami Edison Senior 高中校長Pablo Ortiz ,Miami-Dade County Schools的教育委員Raquel A. Regalado,Miami Dade College的Lenore Rodicio ,Florida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的Mc Nelly Torres,以及Haitian社區的家長Lucie Tondreau

English


首次集合前線教育改革者和社區代表的討論會分別在亞特蘭大,曼菲斯(Memphis),邁阿密和新紐奧良舉行。參與者都有明確的共識:改善學校教育是一個民權問題,但唯有讓家長全力參與,才能驅使這個共同意願變成一場改革性運動。而當中,媒體也必須扮演積極的角色。

Southern Avenue Middle Charter School共同主席Elise Evans在曼菲斯舉行的討論會中表示 “ 所有孩子都有權接受教育,這就是民權。” Evans的主張不但在曼菲斯得到共鳴, 遠在邁亞密的海地女性團體Haitian Women of Miami行政主任Marleine Bastien也響應,但Marleine Bastien同時也質疑,若沒有社區媒體全力報導有關教育改革的議題,家長該如何能夠得到充分的資訊。

新美國傳媒向來致力推動國內族裔媒體的採訪範疇和質素。三月期間,新美國傳媒舉辦了一系列社區討論會, 為教育改革者和社區媒體建造一個更好的溝通平台。新美國傳媒最新公佈的民意調查報告剛好成為推動教育改革議題的好機會。 此民意調查訪問了1400名居住在美國東南州分的家長, 有關他們就讀於K-12的孩子的教育質素。

民意調查以七種語言進行。 報告發現, 絕大多數家長對子女的教育質量表示滿意,他們預期子女會完成大學,並在大學畢業後追求更高的學歷。但現實數據顯示, 與國內其他州相比,受訪的八個州分中,有六個州分的學生數學成績不理想,七個州的英文閱讀表現落于後半。然而在這個前提下,家長並未表現出急切或憤怒情緒。這個結果不禁讓進行這次訪問的民意調查專家賓迪迅(Sergio Bendixen)提出疑問,“怎麼可能?難道這些家長認為子女得到良好的教育?"

雖然此民意調查本身沒有包括美國學生在國際排名的數據,但賓迪迅的演講說明了美國的教育競爭力下降。根據賓迪迅提供的數據顯示,美國學生的數學表現的在國際間排名18, 落後於愛沙尼亞,閱讀表現則居於17,尾隨波蘭。中國學生分別居於這兩項成績的榜首。美國學生也曾經在數學和閱讀表現上排名榜首,現在卻明顯下滑。

南方教育基金會總裁Kent McGuire表示:“這些警告將帶領我們在尋求教育品質方面朝正確的方向進發 。我們開始明白,競爭已邁向全球性。”


亞特蘭大討論會聚焦無證學生

McGuire是在亞特蘭大討論會中一名重要的講者。 他呼籲家長向學校提出問責, 並要求校方提出證據證明學校機制或改革有效,這些問題對美國東南部多元人口尤其重要。 McGuire 說“有色孩童是最未受到照顧的一群”但人數卻持續增長。

學生組織拉丁學生推行教育(Hispanic Students Promoting Education, Inc.) (簡稱 HOPE)的共同創辦人可塔度(Angelo Hurtado)表示, 媒體可透過報道扭轉少數族裔學生經常被定型為成績欠佳的刻板印象。但可塔度認為現時最迫切需要媒體報道的是,在喬治亞眾議院將可能通過一項法案,參議院的SB 458法案, 該法案將禁止州內無證的學生入讀公立大學和大專。

可塔度解釋,“這個法案不但影響無證學生,即使是有合法身份的學生可受影響”因為在現實生活中,這些學生都來自同一個社區。亞特蘭大討論會的其他講者也強力批評該法案短視,並抵觸了教育的最終目標, 也就是要孕育對社會有生產力的人才。眾多參加者均同意媒體應要投放更多報道在此法案和喬治亞州的教育問題上 。

亞特蘭大教育基金的研究總監William Teasley認為,族裔媒體應成為是教育改革的倡導者,因為“他們接觸到的群眾是一般傳統媒體和傳統機構無法接觸到的。”

新奧爾良和族裔媒體

雖然爭取更多觀眾仍是媒體的主要工作,然而在新紐奧良經歷過2005年卡翠納颱風 的族裔媒體卻體現出更多不一樣的可能性。 有關教育改革的報道可證明這個個城市在學校系統的重新設計下歷的變化。

新奧爾良教育改革者,機構新奧爾良新學校 ( New Schools for New Orleans )的首席戰略官京士倫 (Neerav Kingsland)參與在該地舉行的討論會時表示,新奧爾良有8成學生就讀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s),雖然考試成績並非量度學生成功與否的唯一指標,但有數據顯示,學生的成績正有所改善。京士倫說:“我們期望學生的成績可達是州內頭10%至20%。京士倫表示,他有信心在新奧爾良學校將在五年內超過州內其他學校的表現。

京士倫說,學校經歷了很大的改進,還記得十年前, 新奧爾良的高中生和畢業生經常未能通過當時規定但程度只有10年級數學畢業試。 京士倫說, “現在已經很少聽說這些故事了”

然而,Loyola大學的教育學者佩里 (Andre Perry)博士對用考試成績作為衡量一所學校是否成功具有疑慮。在他看來,新奧爾良學校只是稍微改善。

他希望媒體能花時間去了解數據對生活品質上的意義。 “如果考試成績提高了, 但不能找到一份工作, 那具有什麼意義?”他說, 缺乏運輸管道或其他社會資源通常對一個學生成功與否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佩里認為,“財政資源是造就教育成功的重要因素,”不僅是一個關聯,因為很多貧窮家庭未能負擔兒童書籍和其他資源來幫助孩子做好入學準備。此外,他指出教育改革經常被描繪為只有黑白之分, 其實不當,如媒體只聚焦在縮小成績差距, 那將錯過許多真實的故事。佩里質問說, 為何我們還可在本地報紙上同時讀到“學校成功”的文章,和“三個孩子被殺害”的新聞。


曼菲斯的成功故事

在曼菲斯舉行的討論會中, 傳媒人馬太斯 (Marcus Matthews)認為媒體在教育家長明白教育數據和內容方面擔當重大角色。 馬太斯是曼菲斯大學 (University of Memphis)一份以年輕人為主的報紙 “Teen Appeal”的連絡人。 該報紙的內容由萬佛城內的高中生撰寫和提供, 並派發到各高中供年輕人閱讀。 馬太斯在討論會中提到,他曾經問過一名在ACT考試中考獲26分的學生有關上大學的問題, 但對方竟然告訴他沒有打算報讀大學。 ACT是一項用來測試學生大學準備程度的考試,以36分為滿分, 一般來說, 在數學試卷中考獲22分和在英文閱讀試卷中考獲21分的學生被列為準備好上大學。但馬太斯擔心,有些家長誤以為ACT是100分為滿分,而導致有些學生以為自己太低分而放棄報考大學的機會。

馬太斯認為媒體應報道多些有關年輕人求學的故事, 例如,媒體可以協助尋找和紀錄一些有足夠知識但未能上大學的年輕人的真是故事。 他說: “我們不知道他們在那裡, 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些甚麼。”馬太斯也鼓勵媒體多報道一些萬佛城畢業生的成功故事。

同樣地, 曼菲斯高中生Paris Byrd認為媒體在報道有關教育的新聞時多吸納學生的意見。 Byrd說: “學生是教育的專家, 但他們的聲音卻被忽視。”

曼菲斯的兩個教育系統正進行合體,市立公共教育系統和縣政府的公共教育系統將融為一體。 參與討論會的講者認為,媒體在過程中擔當更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們應有效地向家長解釋這個複雜的合體過程,尤其是新移民家長, 因為他們可能對美國的公共教育系統認識有限, 對教育改革的重點的認識就更少了。

全國性教育機構Stand for Children的曼菲斯主管Mark Sturgis 表示, “媒體有責任為公眾爭取一個為所有兒童提供公平教育的系統。 如果媒體沒有這樣做, 這便是一個問題。”

邁亞密的大學和工作準備問題

邁亞密達德社區大學是邁亞密討論的共同主辦單位。 在該校負責輔助學生畢業的MDC3 Student Success and Completion Initiatives 的 計劃 的 行政主任 維多索 (Lenore Rodicio)觀察到新美國傳媒民意調查發現的差異, 那就是家長對孩子學業上的期望和孩子們畢業高中後面對的真實境況之間的差異。

維多索表示, 在第一年入讀邁亞密達德社區大學的學生當中, 有7成學生在一項或以上的學科上表現不合格。 但她說, 在各方認同教育改革是必須的共識下,官員聯同商家以及社區領袖正尋求方法提高大學畢業生的職場準備。

但其他講者認為,單是強調合作雖然有用,但面對教育上的多項挑戰,還是不足。 代表海地移民社區的家長Lucie Tondreau就表示,夢想法案的失敗讓很多來自海地社區的年輕人無法尋求高等教育。 她說: “那些頭腦給白白的浪費了。”

在邁亞密舉行的討論會中也提出很多其餘三哥城市共同相應的提議, 包括更多和更直接的教育撥款, 同時要求媒體發揮監察者的角色, 監察教育官員和行政員的施政措施, 對公眾負責, 佛羅里達州調查報道中心的共同創立人及其聯合主管 McNelly Torres 表示, 當媒體要承擔起向公眾解釋為何需要教育改革的責任時, 她們必須準確地報道學校的真實教育境況, 更要採訪學生和家長。 她跟參與討論會的媒體朋友說: “你必須踏出戰場上實地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