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縣嬰幼兒人數冠加州 照護代價高

洛杉磯縣嬰幼兒人數冠加州  照護代價高

Story tools

A A AResize

Print

 

English

帕克德兒童健康基金會(Lucile Packard Foundation of Children’s Health)一份最新資料顯示,加州嬰幼兒照護費用不見得比加州大學(UC)學費便宜。

數據顯示,加州家長2014年平均支付超過1萬3300元的嬰幼兒看護費,比加州大學當年的學雜費1萬3200元還高。

當全美的目光都聚焦在大學學費高漲時,殊不知缺乏可負擔嬰幼兒照護選擇,會造成更可怕的長期後果。

個人成就差距從小就開始形成。根據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今年提出的報告,家庭經濟條件較好的幼稚園學童的閱讀和數學成績,要比家庭收入較低的學童好,這個差距會在他們整個學校教育時期持續存在。

「對大部份的家庭而言,全天制嬰幼兒看護費用就算在許多情況下不超過高等教育學費,支付起來顯然還是非常吃重。」¬現任Children Now機構會長的前加州眾議員蘭波特(Ted Lempert)表示:「有些孩子可以入讀非常優秀的幼兒早期教育課程,由經過嚴格訓練的愛心教師照顧,但其他大部份的孩子什麼都沒有,使這些孩子很早就處於劣勢。」

目前嬰幼兒看護費用最高的是舊金山灣區和洛杉磯地區,洛杉磯縣零到二歲的嬰幼兒人數幾近20萬人,為全加州之冠。洛杉磯現在每名嬰幼兒的看護費用平均每年1萬4300元,橙縣(Orange County)更超過1萬5000元。

優良的早期照護對許多人來說遙不可及 — 但愈來愈多研究認為它非常重要

當人們開始了解優良的早期教育對嬰幼兒發展非常重要的同時,嬰幼兒照護可負擔性的危機也隨之發生。

蘭波特表示:「在10年甚至15年前,這並不是一個主要的議題。過去,嬰幼兒照護只是單純的家庭經濟問題,因為必須有人代為照顧孩子,家長才有辦法工作。現在,家庭經濟仍然重要,但多出許多其他需要關注的議題,例如機會差距和不平等的問題,嬰幼兒照護成為一種反貧困的策略。不過,這兩個不同世代我們都同樣關注。」

美國長久以來的觀念是,嬰幼兒是父母的責任。符合收入資格的家庭現在雖然可以獲得托兒補助和學前班服務,但政府撥款仍未回復到經濟衰退前的標準。蘭波特說:「即便經濟衰退前我們也未能滿足民眾的需求。」政策規定,一家三口的家庭年收入不得超過4萬2216元才能獲得托兒補助。

由加州兒童照護資源和轉介網絡(California Child Care Resource and Referral Network)公布的2015年兒童照護資料(Child Care Portfolio)顯示,洛杉磯縣每四個孩子之中只有一個有機會進入領有執照的看護中心,但加州兒童照護資源和轉介網絡的研究主任卡默(Rowena Kamo)表示,這個數字並不包含使用無執照服務的家庭,例如由家庭成員或褓姆在家中照顧,或半天制課後看護服務。

卡默說:「除了看護中心十分缺乏,其他原有的看護場所也不斷消失。」卡默指出,一些領有執照、收費較便宜的家庭看護,因為年紀漸長、低報酬率和經營不善等因素,逐漸相繼停止提供服務。

照護服務提供者收入僅夠餬口

儘管看護服務的高收費讓加州父母捉襟見肘,看護服務工作者平均時薪卻只有11.62元,他們還得從微薄的薪水中支出三分之一付給看護中心照看他們自己的孩子。

麥克米里恩(Tonia McMillian)在洛杉磯從事兒童家庭看護工作23年,她表示她樂意協助需要依賴照護補助的低收入家庭父母,但這份工作「每個月都是在挖東牆補西牆」。

麥克米里恩還表示:「我不會棄那些需要我的家庭於不顧,有許多低收入母親無法負擔送孩子到安親班,特別是那些兼好幾份臨時工作的母親,她們需要我提供高品質看護服務。」

她還說,人們對早期教育重要性的關注並未擴及看護服務工作者。

「看護者在兒童心智發展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同時具有促進社會經濟發展的作用,但我們並沒有被當成經濟中重要的部份來看待。」麥克米里恩說:「加州政府非常仰賴我們提供家長的需求,卻沒有盡到確保我們接受適當訓練和提供我們薪資的責任。」

麥克米里恩是加州國際服務業僱員工會(SEIU)為看護工作者爭取權利的「共同教養加州聯盟」(Raising CA Together Coalition)共同主席,該組織已經和其他多個團體成功替看護工作者爭取到時薪15元的最低工資,這項洛杉磯縣法案將於2020年開始實施。

然而,並非所有的看護工作者都能從這項措施中受益。

麥克米里恩說:「我非常高興看護中心的員工可以享有最低時薪15元,可惜在家提供服務的看護工作者未能同時受惠。」

因為在家提供看護服務者通常被視為獨立工作者,「即使做的工作相同,但服務地點不同」。

麥克米里恩表示,看護服務由於薪資低、工作吃重,加上缺乏「晉升管道」,人員流動率很
高,特別是那些在家提供服務的人。

麥克米里恩承諾將為家庭看護者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為了在加州進行改革,看護工作者正在力抗社會普遍存在的成見。

她表示: 「家庭看護者和中心看護者絕大部份都是女性,而且是有色族裔女性,反映出人們視這類工作為『女人的工作』,這是不公平的,但卻是顯而易見的。」